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2019城市篮球大赛 >

她无意苟活于人世然而上吊的白绫不够结实导致

时间:2019-09-12

  洛许凛原本还想冲上去打上几拳,但是想到自己身处弱势,便不打算恋战,匆匆跑出去了。 “安儿!”沉默不语的陆雪烟突然呵斥道,“你下去!”陆雪烟站起来,向洛将军和大夫人行了一个大礼,“是贱妾没有好好管教好女儿,让老爷和夫人担心了。”陆雪烟看向家丁,道:“把二小姐带下去,关进柴房,让她好好想一想!” “你不认识我?”男子挑了挑眉,“我是慕逸晨。不过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说完,就要离开。 到底受到了多少委屈,才会觉得自己是”人世一错”?生活在现代的宋羽生心里酸涩无比。“我占了你的身体,便一定要把你收到的委屈都讨回来!”宋羽生向洛许凛许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 吵闹的大厅恢复寂静,洛沐安看着一脸满意的大夫人和洛田月,不由得暗暗握紧了拳头。 宋羽生一边读,一边替这个叫洛许凛的女子难过。信的末尾,是工工整整的蝇头小楷——“许凛不过人世一错,唯愿死后可得一冢,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洛许凛看了洛沐安一眼,冲他一笑,便走进大厅,笔直的跪下。大夫人见了洛许凛,便忍不住皱着眉头,道:“一家人都在烦心,你这时候出来做什么?”说着,看向一旁的二夫人,怪声怪气地说道:“这么没有规矩的野丫头,妹妹怎么也不知道管管?”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洛许凛用一张图纸,就找到了攻克南楚的办法的消息就在将军府传开了。洛将军大喜之余,赏赐了洛许凛不少东西,洛许凛在将军府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洛许凛原本以为自己的娘亲会帮自己说话,没想到陆雪烟直接对她低声斥责道:“你还不快出去,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 “你!”洛田月气得咬牙切齿,目光触及白绫时,她心里一动,捡起白绫,“你这种贱胚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理睬的!” 看着洛许凛一脸紧张的样子,洛田月不禁轻蔑道:“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庶女,以后还敢不敢——啊!”话还没说完,洛田月的肚子便被洛许凛狠狠地踹了一脚,疼得没站稳,摔了个四脚朝天。 听了这话,大夫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她安慰地拍了拍洛田月的手背,“你哥哥后日便要回来了,到时候问问他。况且,现在你爹还在府里,那丫头是你爹爹眼前的红人,就算我们要做什么,现在也不是时候,你暂且忍忍吧。” 宋羽生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个小房子,并没有什么陈设,旁边还有倒地的凳子,而房梁上,还挂着一截断掉的白绫。 洛田月又气得跺脚,但是也无计可施,只好道:“等沐青哥哥回来,看我怎么教训她!” 洛许凛接过玉佩,抬起头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叫洛许凛,你一定要记得啊。” 洛许凛连忙拉住他,“我是说真的,是我不小心掉到湖里的,你不要生气,先带我回去换一件干净衣服好不好?” 宋羽生拿过信纸看了半晌,才终于理清了头绪: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洛许凛,虽为将军府中的小姐,但是府中人人视她如草芥,饱受欺凌,因此无意苟活于人世。但是也许是用来上吊的白绫不够结实,所以万幸活了下来。 洛沐安叹了一口气,“阿姐,你哪里知道,穆木国边境多是湖泊,但是士兵却不擅长水战,因此,与南楚交战,我们总是落了下风。阿姐,你想想看,我们的骠骑大将军都已经被南楚取了首级,爹爹就算过去了,也是凶多吉少啊!” “那不行——我还想以身相许”洛许凛看慕逸晨要走,连忙脱口而出,话音刚落,洛许凛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我、我是说,我还要报答慕公子呢。” 洛沐安皱着眉头,一脸的担忧,“大皇子此次前来,就是想让爹爹带军出征。” 但是当洛许凛抓住他的袖子,说着要以身相许时,他觉得眼前的女子,像是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不染一丝尘埃。 “爹爹,你让我试一试,我一定可以找到打败南楚的办法的!”洛许凛急切道。只要让她试一试,她就一定会成功的! 看着洛许凛呆呆的样子,男子笑了笑,准备起身离开。原本就是不多话的人,他也不愿意在此地逗留。 “好!”洛沐安重重点头,“我知道这件事对阿姐很重要,我一定会让爹爹看到这张图纸的!” 洛将军这才抬头看她,但是眼睛里一丝惊喜也无,甚至有一丝不耐烦,“下去!别来添乱!” “慕逸晨?”洛沐安惊讶道:“不是今日来我们府上的大皇子吗?姐姐今日见着了?” 一只脚迈进柴门,洛许凛正要打下去,却发现那只脚穿着的鞋子是白色的!不是洛田月!洛许凛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洛将军原本就要发火了,听洛沐安这么着急,不免拿起图纸扫视一眼——这一眼,洛将军便定在原地! “娘——”,洛田月挽着大夫人的胳膊撒娇,“您都不知道,他上次还朝我肚子踹了一脚呢,我们若是再纵容他,这将军府里哪里会有我们的位置啊!” 一旁的洛田月还记着那一脚,只是碍于洛将军在,所以不敢发作,所以脸上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宋羽生心里涌起密密麻麻的恐惧,连忙爬起来,正向推门出去,却发现破旧的桌子上,正放着一张信纸。 洛许凛心里冷笑一声:她总算知道之前的洛许凛过得是什么日子了!想到这儿,洛许凛不再理会陆雪烟等人的厌恶目光,直接站起来,走到洛将军的面前,一把拿过圣旨,跪下道:“我知道爹爹在担心与南楚的战事,我有办法让南楚兵败!” “我在想,能不能让爹爹一举打败南楚!”洛许凛抬起头,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这一次,她不仅要让洛将军安然无恙,别慌这4类考生都可以报考2019年药师考试。还要让整个洛府的人刮目相看,从今再也不敢轻视她! “难道我刚活过来,就要再死一次了?”池水不断地涌入洛许凛的口鼻,她渐渐觉得自己的身体逐渐下沉,濒死的绝望将洛许凛紧紧缠绕,就在洛许凛觉得自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强劲有力的胳膊,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往岸边带。 洛将军脸上浮现出狐疑的神色,但是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好,快带我去见她!” “一个贱蹄子!怎么就成了大功臣了!”大夫人房内,洛田月气得把桌上的杯盏全部扔到地上,“好了,现在她出尽了风头,谁还会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到眼里!” 洛田月抓住机会,站起来道:“爹爹让你下去呢,一个庶女罢了,偏要在这时候添乱!”说着,就要让家丁把洛许凛带下去! 洛许凛想起自己以前收藏了一块极品黑玉,触手温润——但是比起眼前男子,却是无比逊色。 “这是哪里来的?”过了好一会而,洛将军才反应过来,把图纸举到洛沐安面前,急切的问道。 “我不喜欢的人,自然就该死!”洛田月恶狠狠道,一步一步向洛许凛走过来! ”可是,阿姐,此时非同小可,若是惹得娘亲不悦,你又要受罚了。”洛沐安有些担心道。 洛许凛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看见这女子来势汹汹的样子,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果然,那女子一进来,眉头一皱,冷笑道:“怎么,你不是要自尽么,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还要本小姐帮你?” 皎洁的月光从柴房的破旧窗户流泻而下,洛许凛折腾了一整天,此时已经筋疲力尽,再加上滴水未进,整个人懒懒的坐在地上,动也不想动。她怎么也没想到,洛许凛在将军府里会这么不受待见,连一句话也说不上。 洛许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么深的夜,他是怎么偷拿到钥匙,避过众人的耳目,来到柴房的呢? 直到慕逸晨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洛许凛才地下头,将手中的玉佩小心的塞在怀里,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洛许凛站起来,在狭小的房间里踱步。她虽然不曾见过这位洛将军,但是他毕竟是洛许凛的生父。她总也应该想想办法才是。 紧闭的木门突然发出了响动,难道是洛田月想来将自己置于死地?——洛许凛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洛许凛吸了吸鼻子。就算放出去又能怎么样呢?她还是没有地位,一样被人欺负。洛许凛低下头,想了片刻,狠狠扯下自己的衣袖,然后把它平铺在地上。 借着月光,洛许凛终于完成了手下的军事图——多亏在现代时,她曾经有一段时间,痴迷政治兵法,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现在派上用场。 慕逸晨先是愣了愣,然后噗嗤一笑,原本就非常好看的人,笑起来似乎是在发着光。他顿了顿,取下自己腰间的玉佩,放到洛许凛手上,“若有一日,你还想以身相许,就拿着这玉佩来寻我,好不好?” “好疼——”宋羽生艰难的抬起胳膊揉了揉后脑勺。但是,她的手停在半空中——漆黑的雨夜,心不在焉的司机,还有侧翻的车辆,种种景象在她脑海翻腾,她不是遭遇车祸了吗?现在呢?她在哪里? 跑到一片池塘旁边,洛许凛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果然是娇气的小姐,被踹一脚就站不起了,还想杀我呢,姐姐我可是拿过手术刀的!” 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桃红衣衫的女子,周身都是看起来极为精致的首饰,虽然长得一副好皮相,但是眉宇之间都是盛气凌人的傲气,令人不喜欢接近。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木门被打开,羽生,不,洛许凛连忙把白绫藏到身后,一脸警戒地看着来人。 洛许凛心里顿时一片柔软——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她虽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心里其实又紧张又难过,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想要她的性命,而后又不小心坠湖,差点又死了一次。唯有眼前的少年,对她是真正的关心。 “真的?”洛沐安将信将疑,原本想在说什么,看见湿透的洛许凛,只得像个大人一样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先带阿姐回去吧。” 此时,洛将军正愁眉不展——明日就要出征了,可是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洛沐安毫不犹豫的闯进书房,把图纸放到洛将军的书桌上,“爹爹,你先看看!” 洛沐安愣了愣——他熟悉的洛许凛,一向都是唯唯诺诺,愁眉不展的样子,今日的阿姐,怎么变得这样不同? 洛沐安走近,把洛许凛湿淋淋的衣服一抹,抬起头,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又气又心疼地问:“阿姐,你的衣服怎么湿透了?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教训她!” 洛许凛坐起来,正想说句“谢谢”,看清眼前的人时,干练如她,竟然一下子失了言语:眼前的人,衣服虽然湿透,发梢也在滴滴答答的流水,但是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孔,尤其那附着晶莹水珠的长长睫毛下,如同宝石一般漆黑的眼睛,映着洛许凛的身影,好看的不像话。 只是如今圣旨一下,若是拒绝,便是违抗皇命,若是去了,恐怕也难以生还。犹如一个解不开的死局,叫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死了,就再也不用脏了我洛田月的眼睛!”原来,这女子就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洛田月! 洛沐安瘪嘴道:“阿姐一直都这么说,就是因为一直退让,那些人才敢肆意妄为的,我今日非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说着,就要去找人算账。 “沐安,你就带我去吧,你相信我这一次!”洛许凛把双手放在洛沐安的肩膀上,无比认真的说道。 洛许凛机警的看向四周。房间太小了,根本躲避不了——洛田月已经越走越近,洛许凛一点点的后退,直到靠到冰冷的墙壁,再无可退! 夜雨淅淅沥沥,敲打在冰冷的车窗上。六月的天气,因为缠绵不断的梅雨而变得无比潮湿。宋羽生坐在的士车里,头疼不已。已经在手术站了十几个小时,整个人累得话也不想说,只想好好洗个澡,埋在被子里睡一觉。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一条缝隙,洛许凛轻轻拿起手边的木棍一步步小心走到门前,屏住呼吸,扬起了木棍。 红灯时候,的士司机接了一个电话,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宋羽生刚想提醒他专心开车,突然“砰”的一声,车身便猛地倾斜,宋羽生一下子便被压在车底,破碎的车玻璃一下子扎进宋羽生的脖颈的大动脉,,鲜血喷涌,她顿时失去了意识。 回到岸上以后,昏沉之间,似乎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然后暗住她的腹部——洛许凛吐出几口水,总算是逐渐清醒过来。V 大夫人倒是一点儿也不着急,“不过是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妮子,你也值得这么生气?” 洛许凛歇够了,直起腰拍拍手,一脸得意的往前走,也许是刚下过雨,池塘边的青苔很滑,洛许凛突然脚下打滑,“啊!”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就“扑通”一声掉到水里! 慕逸晨理了理衣衫,匆匆往洛将军的书房走去。原本身为大皇子的他,今日是来和洛将军商议军事的,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一个那么有趣的女子。身处帝王家,他见的最多的,是尔虞我诈,口是心非,人人面上含笑,背后举刀。 她连忙低头看自己的装束:一身素衣,头发一直垂到腰间。铜镜里,是完全陌生的一张脸! 洛沐安在夜色的掩护下出了柴门,第二天一大清早,洛沐安就去书房找了洛将军。 宋羽生不愧是现代的女强人,她摸了摸脖子的勒痕,心想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曾经寻死,便扶起凳子,把白绫扯下来。 洛许凛白了洛田月一眼,把藏在身后的白绫往洛田月脚下一扔,坐下来,悠哉悠哉得翘着二郎腿,歪着头道:“那我偏要活着来脏您的眼睛,怎么着吧?” 洛沐安不再出声,虽然阿姐现在的行为太奇怪了,但是他莫名觉得,阿姐在做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此时,洛许凛不知道去哪里才好。将军府那么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正准备凭着记忆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时,却听得身后有人叫了一声“阿姐!” “让爹爹出征?”洛沐安不解,“爹爹身为将军,战场杀敌不是理所应当吗”洛许凛一头雾水。 洛许凛没有回答,而是取下自己头上唯一一个银簪,然后扎破自己的食指——鲜血很快涌出来,她连忙以指为笔,在衣袖上涂涂画画。 换了干净衣裳后,洛许凛看着刚刚从怀中取出的玉佩,心念一动,问等在一旁的洛沐安,“沐安,你知道慕逸晨是何人吗?” 陆雪烟连忙站起来,一身素净衣裳衬得她无比柔弱,脸上也没有像大夫人一样涂了许多胭脂水粉。 那华服女子愣了愣。从前的洛许凛就是一个软柿子,任她揉捏,现在竟然敢顶撞她?真是无法无天! 洛许凛这时才反应过来,眼疾手快的拽住男子的袖子,扬起一张脸问道:“你叫什么”,但是化未出口,洛许凛觉得太不礼貌,于是结结巴巴地问道:“敢问、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洛许凛将手中的军事图叠好,交到洛沐安的手上,“一定要把这张图交给爹爹,一定要亲手交给他!知道吗?” 洛沐安看起来非常紧张,回身将门关好,把洛许凛拉到拐角,低声道:“阿姐,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拿了些吃的!”说着,洛沐安从把藏在怀中的馒头递给洛许凛,“我偷偷拿了柴房的钥匙!” 洛将军,大夫人凤陌衣、二夫人陆雪烟,还有洛田月都坐在大厅里,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整个大厅寂静无比。 “阿姐可知道今日大皇子为何来我们府上?”洛沐安冷哼一声,“我听娘说,骠骑大将军三日之前战死沙场,如今暮暮国的将士,群龙无首,南楚士兵骁勇善战,暮暮国一连失了两座城池。”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