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参加篮球大赛的 >

“王源事件”揭开未成年控烟难题

时间:2019-08-17

  这一数据和结论也得到了其他组织机构调研结果的支持。据《2018中国控烟观察——民间视角》显示,“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的法律在超半数烟草店未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此外,近九成的中小学校周边100米范围内存在烟草店,平均每个学校周边100米内至少有2.1个烟草店,有的学校附近最多有5个烟草店。

  毫无疑问,深圳给向未成年人售烟的商家首次开出3万元罚单意义重大,该案也被评选为“2018年度十大控烟法律事件”之一。“该案就像一个风向标,起到了倡导、宣示和引领的作用。至少在深圳,会给所有烟草零售商家以警示。我们期待其他地区也能陆续出现类似的‘第一案’。”马勇说。

  尽管存在相关法律规范,但实际执行中的情况不容乐观。2018年6月27日,在深圳开展的中小学校周边售烟场所控烟督查行动中,暗访人员在坪山区马峦街道龙翔中学周边督查过程中发现,有学生在放学后进入某商家熟练地向店员买烟,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店员没有劝阻,也没有查验购烟学生的身份证以判断其是否成年。深圳坪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对该商家处以行政罚款3万元,成为全国首例向未成年人出售卷烟被罚的案例。

  “这个法律事件以第一案的形式出现值得我们深刻反思。为何时隔20多年,全国才在深圳出现了首例处罚向未成年人售烟商家案,不是说之前校园周边没有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问题,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就是行政监管‘失灵’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在接受《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最近,青少年偶像王源在餐厅内吸烟一事引发社会热议,该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也让控烟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事后,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室内吸烟在北京是明令禁止的,并且王源作为公众人物和青少年偶像很受关注,所以他的示范作用特别重要。”

  尽管吸烟有害健康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但未成年人控烟现状仍不容乐观。今年5月30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发布的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6.6%,影响青少年吸烟的因素仍广泛存在。

  社会公众、执法机关对该问题重视程度不够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客观来讲,吸烟问题与环境污染相比更小众,关注人数更少,且存在立法少、取证难度大等困难。”马勇表示。此次深圳向未成年人售烟被罚全国第一案的背景是深圳在开展专项督查行动,暗访、取证、录像都下了大功夫,突破了控烟处罚案件取证难度大的困难。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周叠瑶 深圳给向未成年人售烟的商家首开3万元罚单意义重大,该案也被评选为“2018年度十大控烟法律事件”之一。“我们期待其他地区也能陆续出现类似的‘第一案’。”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表示。

  尽管涉及的问题多而复杂、解决起来困难重重,但马勇却对解决未成年人控烟问题充满信心:“保护孩子免受侵害符合人的天性,至少在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烟草侵害的问题上,各界更容易形成共识。”2019年5月15日,又一个好消息传来,由中国绿发会提起的全国首例室内公共场所控烟环境公益诉讼案在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这至少意味着,一切都在向积极的方向转变。

  当然,公益组织、机构都在为青少年控烟而努力。自2016年开始,中国控烟协会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先后建立了中学生控烟联盟、大学生控烟联盟。2019年,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在全国23个省份发展了343所学校作为全国青少年控烟志愿者联盟学校,共有67万余名青少年学生加入控烟志愿者的行列。此外,中国控烟协会从1993年就开始监测热播国产影视剧中出现的烟草镜头,并评选出年度“脏烟灰缸奖”,向社会公布。

  在众多控烟工作中,持续推进具有强制力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立法和执法工作无疑最具“杀伤力”。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已经至少有20个城市出台了公共场所禁烟的地方性法规。自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陆续实施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后,2018年,西安也加入了这一行列。而杭州、兰州也重新修订了原有的城市控烟立法,加大行政处罚力度,增加法律威慑力。此外,2018年11月新修订的《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第五十条规定,城市市区室内公共场所和室内公共办公场所等公共场所禁止吸烟。

  在众多影响青少年吸烟的因素中,烟草制品的易得性无疑是重要一环。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50%的吸烟者购买1盒卷烟的花费不超过9.9元,与2015年相比未见差异;购买100盒卷烟的花费占同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2015年的2.0%下降为1.5%。与此同时,烟草专卖店等香烟销售终端并未采取有效措施阻止未成年人购买香烟。根据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青少年烟草调查(GYTS)中国部分(以下简称“WHO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中的数据,在13—15岁的在校学生吸烟者群体中,80.5%的人在购买香烟时未因不满18岁而被拒绝,64.3%的人报告可以在学校附近买到香烟。

  在控烟立法阻力重重的背景下,加强开展青少年控烟工作为实现降低吸烟率的目标打开了新思路。在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廖文科看来,可以将控制青少年吸烟作为主战场。只有阻断青少年吸烟,才能有效减少新增吸烟人口,逐年稀释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最终实现既定的控烟目标。

  在马勇看来,行政监管存在问题的原因之一在于立法过于空泛、缺乏具体的细则和罚则。“相关法律法规中对该问题的原则性表述居多,但具体问责主体并未清晰规定,这导致不同机构间存在推诿可能。”马勇进一步解释,“据我所知,目前全国有20个城市有关于控烟问题的地方条例和办法,但实际上有明确、较高经济罚则的并不多,可能不会对违法商家形成应有的威慑。”

  向烟草说不 青少年控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学校、家庭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青少年控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学校、家庭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营造无烟校园环境,控烟知识进课堂、进课程,学校在青少年控烟工作中的重要地位毋庸置疑。根据“WHO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54.5%的初中学生在学校暴露于二手烟下,甚至有11.1%的初中学生几乎每天看到教师在学校内吸烟。2018年12月,一则“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上课抽烟”的新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该教师的行为受到了舆论的广泛谴责,最终以其在微博致歉和主动辞职告终。除了学校,家庭、社会对青少年潜移默化的影响也不容忽视。根据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仍是青少年尝试吸烟的重要影响因素,而吸烟影视镜头对青少年尝试吸烟有非常重要的诱导作用。

  事实上,向未成年人禁售烟草制品并非无法可依。早在1999年颁布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即规定任何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2006年,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进一步明确,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该法还进一步规定了违反上述法规的法律责任——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对于我国近年来的控烟工作,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司李全乐处长曾做出这样的评价:自《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生效以来,我国的控烟履约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面临着一些挑战。我国成人吸烟率仍处于较高水平,距《“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的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的目标,仍有很大差距。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