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参加篮球大赛的 >

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我们实行电影分级上

时间:2019-09-12

  

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我们实行电影分级上映了

  姚林:我觉得真正科学细致的电影分级制度,也许要等到2017年。按照WTO的协定,我国对进口片的限制(类型和份额)会进一步放开,大尺度和更惊悚的电影可能会越来越多。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那时分级制度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届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应该会从更专业的角度,在审片的时候就把级别分出来,那么我们影院可以直接拿来用,我们特别希望是这样一个结果。

  姚林: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是中影投资集团与伊犁金棕榈影城合办。伊犁的两家金棕榈影城(铜锣湾店和开发区店)也对电影实行了分级。

  在票房影响方面,因为影院位置临近社区,儿童观众比较多。比如一天有200个儿童观众,其中绝大多数会观看儿童片,剩下的有50个儿童可能会观看上映的非儿童类影片。而我们一天上映的非儿童类影片排片大概会在20场,那么50除以20,一场下来并没有几个儿童观众,所以分级也许会影响到影院的一点点票房,但是对片商的影响是非常小的。

  姚林:我们通过影院的广告牌和媒介平台发布影讯。在影讯中会标注影片是G级,还是PG-13级。同时告知消费者这两个标准适合什么样的年龄层观看。在售票的时候,如果有儿童观众,我们会询问年龄。对于没有身份证的儿童,我们会依据其身高、相貌来判断。如果是很明显的七八岁的孩子,我们就拒绝售票给他们。如果是一个成人来买两张票的时候,我们也会询问是否给儿童买票,告知他们影片的分级情况。在检票的时候,也会看持票人是儿童还是成人。

  姚林:我们做这件事更多考虑的是保护儿童成长和保护观众的观影环境。影片《京城81号》上映的时候,我们店有一对父母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来看,孩子太小了,在看这个惊悚片的时候在现场哭闹,有观众向我们投诉。我们认为带着这么小的孩子来看惊悚片不好,于是劝说这对父母带孩子离开。结果他们不太配合,发生了一些争执。这件事促使我们加快实行电影分级。

  姚琳:最初实行的几天,就是媒体还没有大量报道的时候,有些父母会认为作为消费者,他们有选择的权力和自由。媒体报道之后,乌鲁木齐很多人都把这件事当话题谈论。消费者知晓了电影分级的事,也知道了大概的分级标准。现在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我们做过一个网上的小调查,有95%的受访者表示支持。

  姚林:我们的分级是以13岁为界的。如果按相关法律,这个年龄可以定在16岁。但是我们考虑了社会的一些具体情况,13岁是孩子刚上初中的年纪,开始广泛接触社会面,我们觉得以13岁为界比较合适。尽可能从我们这里杜绝孩子们接触色情暴力的渠道。

  眼前的事情就是希望观众能够理解和支持。我们想通过做这个事儿,也把我们的服务做得更好,希望我们的孩子不受暴力色情内容的影响,因为到现在唯一能够支持我们实行电影分级的就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禁止任何组织、个人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恐怖、赌博等毒害未成年人的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

  姚琳:最初实行的几天,就是媒体还没有大量报道的时候,有些父母会认为作为消费者,他们有选择的权力和自由。媒体报道之后,乌鲁木齐很多人都把这件事当话题谈论。消费者知晓了电影分级的事,也知道了大概的分级标准。现在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我们做过一个网上的小调查,有95%的受访者表示支持。

  第二我们询问了工商管理部门,如果消费者以消费自由为由,带着13岁以下的儿童来看电影,我们怎么避免被投诉?工商部门的答复是,要提前告知消费者影片分级了,这样有了提前告知,被投诉也是受保护的。我们在影院的售票、检票、安检环节以及影院的媒介平台上都做了相应的提示。

  姚林:我们做这件事更多考虑的是保护儿童成长和保护观众的观影环境。影片《京城81号》上映的时候,我们店有一对父母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来看,孩子太小了,在看这个惊悚片的时候在现场哭闹,有观众向我们投诉。我们认为带着这么小的孩子来看惊悚片不好,于是劝说这对父母带孩子离开。结果他们不太配合,发生了一些争执。这件事促使我们加快实行电影分级。

  姚林:我们通过影院的广告牌和媒介平台发布影讯。在影讯中会标注影片是G级,还是PG-13级。同时告知消费者这两个标准适合什么样的年龄层观看。在售票的时候,如果有儿童观众,我们会询问年龄。对于没有身份证的儿童,我们会依据其身高、相貌来判断。如果是很明显的七八岁的孩子,我们就拒绝售票给他们。如果是一个成人来买两张票的时候,我们也会询问是否给儿童买票,告知他们影片的分级情况。在检票的时候,也会看持票人是儿童还是成人。

  目前可直接参考的就是国外的影片在拍摄时就有的分级信息,国内的影片是没有分级标准的。这时我们就去看它的影片类型、宣传片和推介信息。我们一般是召集三家影院市场部、运营部的经理、各店的总经理一起讨论,会从影片画面、影片内容,以及价值取向等几个角度来考虑。如果影片的价值导向是有意义的,但画面或对白涉及到一些不直接的暴力和色情,针对这种情况,也会分为G级。我们建议由父母老师陪同孩子观看,再对孩子进行正确引导,这样孩子是能够受到教育的。

  在票房影响方面,因为影院位置临近社区,儿童观众比较多。比如一天有200个儿童观众,其中绝大多数会观看儿童片,剩下的有50个儿童可能会观看上映的非儿童类影片。而我们一天上映的非儿童类影片排片大概会在20场,那么50除以20,一场下来并没有几个儿童观众,所以分级也许会影响到影院的一点点票房,但是对片商的影响是非常小的。

  当然,如果全国的影院都实行分级的话,可能影响就会相对变大。伊犁金棕榈影城两店,自6月1日实行电影分级以来,票房的变化虽没有准确的与儿童有关的票房数值,但整体票房确实没有下滑的迹象。

  实际上,从2010年我们第一家影院开始营业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一些影片当中有不合适儿童观看的画面,如果能像国外那样实行分级制会是一件好事。当时大家意见不统一,就暂时搁置了。今年,我们的三家店要做升级服务,其中有一项是讨论影片分级的事。于是在实地考察了广州烽禾影城的分级制度之后,我们伊犁那两家店于2014年6月1日儿童节就开始实施了电影分级制度。我们只是在工作职能的层面去考虑和做这件事的,没有想太多。

  第二我们询问了工商管理部门,如果消费者以消费自由为由,带着13岁以下的儿童来看电影,我们怎么避免被投诉?工商部门的答复是,要提前告知消费者影片分级了,这样有了提前告知,被投诉也是受保护的。我们在影院的售票、检票、安检环节以及影院的媒介平台上都做了相应的提示。

  我们针对电影分级做过两件事,第一是询问了自治区广电局,问我们如果实行电影分级会不会触犯国家法律?他们觉得电影分级能保护未成年人观影,可以理解,但建议说影响面不要太大,不能影响大多数制片商的合法利益。由于怕影响市场秩序,施行前我们做过测算,控制影响面我们做到了。

  姚林:我们的分级是以13岁为界的。如果按相关法律,这个年龄可以定在16岁。但是我们考虑了社会的一些具体情况,13岁是孩子刚上初中的年纪,开始广泛接触社会面,我们觉得以13岁为界比较合适。尽可能从我们这里杜绝孩子们接触色情暴力的渠道。

  眼前的事情就是希望观众能够理解和支持。我们想通过做这个事儿,也把我们的服务做得更好,希望我们的孩子不受暴力色情内容的影响,因为到现在唯一能够支持我们实行电影分级的就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禁止任何组织、个人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恐怖、赌博等毒害未成年人的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上映的影片类型逐渐丰富,观影人群年龄也逐渐下沉。今年暑期,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以13岁为界对该影院近期上映的电影实行分级,将影院内上映的电影分为G级(适合所有大众观看)和PG-13级(禁止13岁以下儿童观看)两个级别。此外,新疆伊犁、广东广州也有影院实行了电影分级。这一举动引发了社会关注。对此,中国青年报采访了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的执行总经理姚林。

  姚林:我觉得真正科学细致的电影分级制度,也许要等到2017年。按照WTO的协定,我国对进口片的限制(类型和份额)会进一步放开,大尺度和更惊悚的电影可能会越来越多。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那时分级制度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届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应该会从更专业的角度,在审片的时候就把级别分出来,那么我们影院可以直接拿来用,我们特别希望是这样一个结果。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还没有出台电影分级政策的情况下,你们影院就自行决定实行电影分级制?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上映的影片类型逐渐丰富,观影人群年龄也逐渐下沉。今年暑期,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以13岁为界对该影院近期上映的电影实行分级,将影院内上映的电影分为G级(适合所有大众观看)和PG-13级(禁止13岁以下儿童观看)两个级别。此外,新疆伊犁、广东广州也有影院实行了电影分级。这一举动引发了社会关注。对此,中国青年报采访了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的执行总经理姚林。

  目前可直接参考的就是国外的影片在拍摄时就有的分级信息,国内的影片是没有分级标准的。这时我们就去看它的影片类型、宣传片和推介信息。我们一般是召集三家影院市场部、运营部的经理、各店的总经理一起讨论,会从影片画面、影片内容,以及价值取向等几个角度来考虑。如果影片的价值导向是有意义的,但画面或对白涉及到一些不直接的暴力和色情,针对这种情况,也会分为G级。我们建议由父母老师陪同孩子观看,再对孩子进行正确引导,这样孩子是能够受到教育的。

  当然,如果全国的影院都实行分级的话,可能影响就会相对变大。伊犁金棕榈影城两店,自6月1日实行电影分级以来,票房的变化虽没有准确的与儿童有关的票房数值,但整体票房确实没有下滑的迹象。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还没有出台电影分级政策的情况下,你们影院就自行决定实行电影分级制?

  实际上,从2010年我们第一家影院开始营业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一些影片当中有不合适儿童观看的画面,如果能像国外那样实行分级制会是一件好事。当时大家意见不统一,就暂时搁置了。今年,我们的三家店要做升级服务,其中有一项是讨论影片分级的事。于是在实地考察了广州烽禾影城的分级制度之后,我们伊犁那两家店于2014年6月1日儿童节就开始实施了电影分级制度。我们只是在工作职能的层面去考虑和做这件事的,没有想太多。

  我们针对电影分级做过两件事,第一是询问了自治区广电局,问我们如果实行电影分级会不会触犯国家法律?他们觉得电影分级能保护未成年人观影,可以理解,但建议说影响面不要太大,不能影响大多数制片商的合法利益。由于怕影响市场秩序,施行前我们做过测算,控制影响面我们做到了。

  姚林:中影国际影城乌鲁木齐店是中影投资集团与伊犁金棕榈影城合办。伊犁的两家金棕榈影城(铜锣湾店和开发区店)也对电影实行了分级。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