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南昌篮球大赛 >

「轰出胜」 危情记实录 22

时间:2019-08-26

  绿谷沉默着呼吸,他低头看了看被子里自己受伤插着点滴的手背,又碰了一下自己鼻子上的塑料吸氧管,艰难又小心地扶住床头自己慢慢坐了起来,背上渗出薄薄的一层汗,他穿着有些褪色的蓝白条纹病号服靠在墙上,转头看向了床头上自己的手机。 绿谷在晚上闭上眼睛之前听到八百万向他奔跑过来的声音,雪被踩出琉璃碎掉的美丽声音,世界在闭合的黑色边框般的眼睑里被慢放无数倍,人和风的声音像是雷鸣一样在他耳边轰然作响,他像是看到了雪崩,漫无边际的雪从天边像漫过他心口的窒息感一样将他无声掩埋,而他无处喘息,挖掘不出一条通往凡间的道路,处处皆是地狱般的景象。 「八百万学姐:绿谷,我非常抱歉我没有在事情一开始显出端倪的时候阻止他,或许你并不知道,但这家伙的家庭生态环境非常复杂,哪怕是我,也无法简单评价他那样的性格是好还是坏,但是他的确做了错事,我很后悔一开始奢望你能将他带出那种阴暗的个人世界里,如果不是铃木小姐提醒我,我可能并不能那么深刻地察觉到他想对你做什么」 他那一瞬间的活力很快从他苍白的脸上像一缕轻烟一眼散去,他的眼睑无力地垂落,抓住丽日衣袖的手缓缓下垂,他像是交待后事一样断断续续,干涩地从喉咙里吐出字眼: 他叹息着:“八百万,你是个优秀的医学生,而绿谷不是,我喜欢他这一点,但你不会完全放弃我,至少不会——” 绿谷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之后的夜晚,他的鼻子上插着吸氧管,旁边放着规律地画出一个又一个红绿曲线的心电监护仪,走廊上传来护士推着铁皮车里玻璃针管彼此碰撞的声音,他慢吞吞地转动僵直的脖子,绿谷觉得自己都能听到骨节清晰的交错声,他转动的动作一顿,眼珠子不可思议地上滑,爆豪抱着胸靠着纯白的墙背,一个人睡在他旁边的陪护椅上,眉头不耐烦地紧锁着,像是在梦里都在咄咄逼人地骂他这个废物。 音频开始是风雪呼叫的声音,然后是皮鞋啪塔啪塔地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有人淅淅索索地整理衣服,彬彬有礼地说道: 轰焦冻轻缓地询问:“八百万,其实不该是这样的,你本来不该对我这么心狠,你这个时候应该对我还怀有一丝希望的,虽然你能在进入别墅的看到我的一瞬间就知道我的雪盲症在三天前应该就已经痊愈,而我划出来的刀口只能伤到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静脉——” 绿谷再次打开自己的手机的时候都有种恍惚的感觉,他的手机里的未知提醒密密麻麻,大多数是来自于那两个担心他的女孩子,还有一个切岛,他笨拙地单手操作着手机,试图一个一个地点开这些对他来说非常珍贵的温情话语。 绿谷像是能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抽离躯体,他呆滞地半张着空茫的眼睛,他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肺部上用力下压着,冰冷的空气被机械地挤压出去,然后又从口腔被泵进没有知觉的身体里,项圈上的铃铛随着这抢救他的动作,慢条斯理地在响着。 绿谷失神地看着她,他转动着不再明亮的眼珠,似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这个人是谁,他像是个被人弄坏零件的机器,卡了壳般困惑地反复地喊对方的名字: 「八百万学姐:虽然这样做说不定会让这家伙永远将我推出友人的范围,我已经通知了安德瓦,轰他暂时没有办法出来找你了,他被他父亲监控起来了,但是绿谷,你要知道,轰他对于你的欲望是很危险的,而他愿意为了这欲望变得强大,只要他有一天能越过安德瓦的掌控,任正非:美国公司是我们的老师教会走路 学生被,他会再来找你的,绿谷,一定会的,你不会意识到你对他意味着什么,你是他的耶路撒冷,你是他的朝圣地」 丽日在距离十米的时候就开始失声地叫这这个在地上攀爬的人的名字,八百万无法置信地看着那个拴在绿谷脖子上熟悉的项圈,她有一瞬间荒谬的头晕目眩,她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她被自己那个应验的恐怖猜想勒紧了喉咙,丽日飞快地从愣愣地呆立在原地的八百万身旁跑过,听到八百万呢喃一样的自言自语: 「八百万学姐:绿谷,你得学会保护自己,在你过于虔诚狂热的信徒面前,你得学会辨别这家伙对你的真面目,绿谷,你可以听听—— 录音和绿谷的心跳一起戛然而止,吸氧瓶里的气泡疯狂地沸腾,爆豪露出一个残忍的笑,他从丽日送来的花下漫不经心地抽出一盒老式录音带,用两只手指夹着拍在眼神已经失去焦距的绿谷的脸上,他不怀好意地邀请这个快要万劫不复的人,进一步地观看他给予的地狱的真实场景: 八百万的声音里都是为此感到荒诞的颤抖:“轰焦冻,你是在逼爆豪折磨绿谷,你要绿谷彻底地——” 他冰冷地放低了声音:“——利用安德瓦来钳制我,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和我了解情况而不是像是探望犯人一样逼问我,有人向你夸大我的危险性,这个人是谁?” 这不是一份很小的mp3文件,看起来至少长达二十分钟,绿谷的指尖顿在上面迟迟没有点下,旁边吸氧瓶里的气泡无声无息地加快上浮,像是察觉了病人起伏的心境和呼吸贴心地加快氧气的供应,绿谷刚刚准备放弃在这个还有人睡觉的房间里播放这段看起来过于漫长的音频,他被刚刚睡醒的人慵懒地揽进怀里,他抓住他的手点下了播放键,还带着睡意的黯哑声线贴着瞳孔骤缩的绿谷耳边响起: 丽日看着这个在雪地里哆嗦又迷茫,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识在往前爬的人,像一只被人虐待后抛弃的伤痕累累的雪橇犬,衣不遮体地在被他拖拽出的血色的轨迹里蹒跚前行,丽日控制不住地掉眼泪,她飞速地脱下外套想要包住这个还在缓慢挪动的人,她想把他抱起来,但是她哭得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只能无能为力地抱住这个人被积雪打湿的头颅哭泣: 音频开始播放了,吸氧甁里的淡蓝色的液体被不断上涌的气泡鼓得像是要沸腾,爆豪抓住绿谷颤抖的手控制住他想要张开的冲动,这个人在逼着他聆听一个来自于轰焦冻的秘密,带着一种已然最终赢取胜利品的快感,他嗤笑着开口道,恶劣地握住绿谷的手机对准他的依旧神色无措的脸: “轰,你简直是疯了,你真的知道你做了什么吗?!绿谷在抢救室里面待了八个小时,心肺复苏后他有长达一分钟的时间是没有呼吸和心跳的——” 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东西燃烧他身体里仅剩的能量,他的暗淡无光的绿眼睛突兀地亮起来,绿谷像一个回光返照的濒死病人,他紧紧地抓住仰头看向抱住他的丽日的衣袖,胸膛像是溺水一样剧烈起伏,绿谷张了张口,雪把他的嘴唇冻成不详的青紫色,他口齿含糊不清,艰涩地喘息着说道: “轰焦冻,你甚至连接下来要做什么都想好了不是吗,你知道绿谷对爆豪那些感情,你是不是还在学生会里寄了录音带,转头奔跑向你的绿谷和你录下的——那些声音——” 女生的声音带上了压抑的哽咽:“我以为他会死在你和我的手里,我以为我救不回来他!” 绿谷随着那个人冷淡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猛然一跳,他听到了轰焦冻无波无澜的声音: 「丽日:你已经昏睡三天了,今天来看你的时候你还没醒,脸色要好一点了,八百万学姐说轰焦冻没事了,就是失血过多,你那个人渣,诶,爆豪胜己这几天都在守夜,我本来很想守的!!!但是这家伙太疯了,诶,绿谷你可以谢谢他,但是真的不能再——你懂我想说什么的,绿谷」 轻柔的,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踩在松软的地毯上下陷的脚步声缓缓地靠近录音的设备,绿谷能听到录音的人急促的呼吸声和后退的高跟鞋脚步声,而那个前所未有的冷淡声线像是绷紧的弦隔着设备勒在绿谷脆弱的气管上,他被爆豪带着强制握住手机的手开始控制不住地震颤,他觉得自己会听到一个刀一样锋利刮伤他的秘密。 *会有病娇化小黑屋,捆绑等等狗血天雷剧情,而且前期虐久久,要到后期才会虐回去,结局是轰出胜,想好再跳啊! 女孩子的声音也带着泣音冷了下来:“我觉得她并没有夸大,她只是在如实诉说,难道你没有利用绿谷对你的同情,利用丽日,利用我,甚至利用爆豪把绿谷困在你周围吗?”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