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通州百姓篮球大赛 >

我将在这个周末死去(6)现实与梦境的断层

时间:2019-08-16

  玉棠也被我撞得嗷嗷乱叫,抱着脑袋在草地上打着滚,女生的矜持在玉棠的身上根本毫无踪迹可循。玉棠一手摁着脑袋坐了起来,用埋怨的眼神看着我,嘴里还在刺啦刺啦叫着痛。 玉棠自愈的能力似乎要比我强得多,现在想来,可能是她在那段时间里一直努力在我的面前装出一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的神情。我可以看得出她每一点战战兢兢的努力,努力凿开缠绕在我周身的茧,让茧外的阳光照到我紧闭的双眼。 自敏捷宣言以来,随着敏捷软件开发方法的普及,很多企业踏上了敏捷转型的道路。这里宝宝将跟大家一起说一下敏捷当前最流行的两个框架(Scrum和看板方法)——从它们的起源来分析各自的本质。 Scrum Scrum的起源 Scrum一词来源于英式橄榄球(rugby)中重新开始比赛的... “这场梦”与现实记忆的断层面出现在我们三个人在星空下的帐篷里谈论过另一个平行世界之后,如果我的记忆并没有出现什么差错的话,我那天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醒来后就被迫接受玉樱已经自杀离世的事实。可在“这场梦”里我却迟迟没能睡着,眼珠子一直在眼皮底下骨碌碌转动,睡意全无,完全像是被谁凭空偷走了一般。身边的玉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可却听不到玉樱的一点声响。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帐篷外的海浪声,遥远而神秘,像是某种愤怒中的生物从几万亿光年之外的星球上传来的低吼。 Chapter2 所有的结局都已经设置完毕 想要解开自己的死亡之谜,我必须像撕开玉米棒的外衣般揭开包裹在心脏四周的薄膜。我也是摸索良久,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小心翼翼精心缠绕好的。这一层层把心脏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薄膜的作用就是防止有关旧日往事的记忆不会像海啸般只要一涌来就一发不... 我努力不看向野桃树所在的那块区域,可还是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树底下那新堆出来的坟茔。深褐色的坟茔的颜色要比四周干燥的土地略深些,还未来得及长出杂草,与四周的色调略显突兀,又有些凄凉。尽管是炎夏三伏天,可睡在泥土里的棺木一定是冰冷的 吧。坟墓前是一堆烧剩下的纸灰,以及下葬时做法事用的一些花里胡哨的物什。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做了一个梦——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能确认那是不是一个梦,只能暂且将这段模糊的、不能确定的思绪片段在脑海里归类到梦的那一类中去。我怀疑这并不是一场梦的原因是“这场梦”的前半段的情节与我们三人那天在海边的情形如出一辙,不差毫厘,连那个热情地帮我们拍合照的中年大叔都有着一张同样的面孔。另一个原因是以常人的经验而言,一般的梦都是没有逻辑性可言的,你的思绪在天马行空自由遨游,前一秒你可能还在海滩上的躺椅上穿着撩人的比基尼晒着日光浴,下一秒就可能已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海底做着死亡前的最后挣扎。 我们常常从一些父母家张口中听到这样的词:“别人家的孩子”。实际上这在自己的孩子听来,很受伤,或者很失望。然而很多家长往往只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却没有看到别人家的父母是如何,才培养了那么优秀的孩子。 华工启明星跟大家分享一位考上清华的学霸家长,看他们是如何培养自己孩子的... 我还是无法接受玉樱已经离世的事实。一个在你眼前存在了十几年的个体说不见就不见,那种令人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奇怪起来的失重感到现在仍在潜藏在我的记忆褶皱里。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无形中被硬生生切去了一块,看不见血淋淋的刀口,却是一阵阵揪心挠肺的痛觉。耳畔一直轰鸣着嗡嗡嘶嘶的电流声,眼前的景象映在眼帘上都是晃动着的模糊影子,大脑无法清晰思考,身体无法自由舒展,整个人像是漂浮在真空中活着,仅努力维持着一口气,日出和日暮也变得毫无区别,或者说毫无意义。 玉棠继续玩弄着手里的狗尾巴草,并不抬头看我:“玉樱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们肯定有她自己不得已的原因。她选择不事前告诉我们而默默离开肯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我虽然跟你一样困惑,但我选择接受这个事实。不然我们的生活该如何继续,难道要沉浸在悲痛中度过余下的漫长的一生么?” 又或者我仅仅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时无意识地在回忆当天的情景。可如果是回忆的话,所有的细节又过于真实而具体,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夕阳下玉樱后脖颈处的绒毛。 心口仍在扑通扑通地狂跳着,情绪却慢慢恢复到之前的低落。我抬起手拿掉脸上的《百年孤独》,就看到了面前不到一尺距离处正目不转睛端详着我的玉棠的脸。我猛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直接撞上了玉棠的脑袋,瞬间疼得两眼冒金星。 玉樱去世三周后高考成绩出来了,玉樱的分数很高,在学校所有的文科班里排名第三,这令旁人羡慕不已的分数却成了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我考得还算正常发挥,虽然没有玉樱的分数那么耀眼,但起码可以去一个还算不赖的大学。玉棠的文化成绩则稍微低一点,但她在高二分班的时候选择了音乐专业,吉他弹得得心应手,所以这样的文化成绩也已经足够了。 Chapter4 等到北斗七星连成一条直线 高中毕业那年的夏天,我们三人终于实现了计划已久的海边之旅。 “秦之,快来快来。”镜头里的玉樱对着我手中的摄像机笑靥如花,她的长发像一面挂着流苏的黑色旗帜一般在海风中翻飞。身后是如同在大风中翻飞的碧蓝色染布般的大海,点缀在海面上的海... “说实话,我现在都无法想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去上什么大学。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可是不明白的地方越来越多,像活在经久不散的大雾天里一般。你说,玉樱为什么会突然离我们而去?” 玉樱自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活得魂不守舍,饭从来都没怎么认真吃过,相较于内心深处无法排遣的失重感,生理上的饥饿总是会被我无意(或许是有意地)忽略掉。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面黄肌瘦,眼神黯淡,胡须和头发却生机勃勃地野蛮生长。我时常躺在床上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发呆,一看就是一整天。时间变成一种很粘稠的液体,黏在时针上缓慢流淌。我变得对所有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心口是漏风的窗子,呼啦啦窜着凉风。 玉樱去世一个多月后,我第一次来到了那块空地,我站在小径的尽头,闭着眼睛,感受强烈的阳光像爬虫一样一寸寸地烧灼着我的肌肤。空气中的热浪有了形状,看远处的风景都似乎是隔着跳跃的火苗在看。汗水沿着额头汩汩而流,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张大了嘴巴喘着粗气——我这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一个月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时间总是过得如此缓慢而又匆忙,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这一个月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多少孤独的年岁需要我一个人去慢慢习惯。 我不知道该如何接玉棠的话,最近连言语功能都似乎丧失了许多。我只是抬起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夕阳,心头又不可抑制地纠在了一起,呼吸变得困难,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道理谁都懂,可悲剧当真在生活中发生的时候,总觉得生活失去了原先的形态,像是从固态的冰块状融化成捉摸不定的液态水,惴惴不可终日。 玉樱去世后我一直在故意躲避玉棠,具体缘由连我自己也无法讲清楚。可能我内心在隐隐担心原本稳固坚不可摧的三角形突然之间失去了一角,另外的两个角要如何继续保持平稳? 玉樱被葬在她们家东南方向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那本是块农田,因土质中盐碱过多,野草长得总是比农作物旺盛,久而久之也就被闲置,却成了我们三人放学放假时期的秘密花园,我们曾经在这片空地上度过了短暂而欢乐的少年时光。空地上一年四季都长满了不同的野花野草,各种小小的生命体安居其间,微风温和,细雨无声,天空永远都是艳阳白云间的碧蓝。空地旁有一块椭圆形的池塘,一周长满了碧绿轻盈的芦苇,在风中摇摆起舞。池塘边有一棵长着树洞的野桃树,我们小时候经常对着那个树洞挨个地说出自己心底的小秘密,而如今玉樱就葬在那棵野桃树下。我后来听说是玉棠坚持要把玉樱葬在那里的,她们姐妹俩之间似乎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约定。但那段时间我过于沉浸在悲痛之中,一时忘了询问玉棠个中缘由。 我一下子惊醒,脸上有轻微的负重感,脖颈后的杂草还在刺着我,眼前却是一片模糊的空白,意识渐渐在脑海中聚集,我才明白过来自己脸上顶着一本书在玉樱的坟墓旁睡着了。而玉樱已经真真切切离我而去这个事实也已经无法改变。 一个人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为之想办法去解决是多么的可贵。早期的山姆对待员工的薪酬是非常抠门的,采取的是小时计薪,时薪很低,这就经常产生同雇工间的劳资问题,即使公司会聘请劳工律师,一般公司都会赢得类似的官司,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山姆不断地探索,力求解决这个问题。后... 阳光失去了正午的毒辣,空气依然闷热,远方的蝉声依然歇斯底里。一个平常的夏日午后,世界在以其既定的规律匀速前行。 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每个人一生下来便已经处于一个充满规则、制度、法律、传统、文化的框架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人,每天都必须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流、沟通与合作,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为人处世”。 大学的时候把《水浒传》给看了,收获巨大。以前的人最讲究礼节,做人做事敢作敢当,心胸宽广... 我在野桃树底下找了块草地坐了下来,桃树上有不识趣的麻雀在叽叽喳喳欢跳着。毛绒绒的小野桃隐匿在叶间,一个个碧绿色的实心小灯笼。它的概念我一点都听不懂…不知它想表达什么有,我从包里掏出一本书来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可不知为何,连之前一直痴迷于的阅读突然之间也变得困难起来,文字被眼睛攫取,再传递到大脑转换成有意义的画面的时间似乎要比之前慢上一倍。没看几行,脑袋就开始变得晕沉沉的,整个人仍然处于半麻木的状态,有点像一年前我做阑尾手术时躺在手术台上被注射了两剂麻醉针后的感觉。 我一直在思考玉樱选择在那晚自杀离我们而去的理由,可就算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给出一个可以令自己信服的理由。我努力回忆那晚之前我是否在无意中做过什么令玉樱伤心的事,或者是否与玉棠发生过任何过界的事,可每次都只会得出同样的结论——没有,这样的事情,连一根汗毛般微小的程度都没有——那说明玉樱自杀问题不是出在我的身上。可她最后留下的字条上的那句“也许那个世界里的你才是属于我的”又使我与她的死永远都脱不了干系。我每天过得像是一条敏感脆弱的蚕,被疑惑和自责的丝一层层包裹成坚硬的茧,断了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玉棠渐渐安静了下来,伸手扯了眼前的一株狗尾巴草,下巴搁在膝盖上,双手环抱住双腿,在双脚前拨弄着。 我没去参加玉樱的葬礼,听说很凄凉,玉樱的母亲哭晕过去好几次。青年人的葬礼总是比老人的葬礼来得更加肃穆,在我们那八十岁以上老人的葬礼上都要发“喜碗”的,倒像是件喜事在热热闹闹地操办着。而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却在一夜之间终止了自己的生命,本该有着很多可能性的生命终结在最灿烂的年纪,谁看了心里都不是个滋味。 我拼了命地向玉樱冲去,无声地嘶吼着,泪水糊在脸上,让我看不清玉樱的身影。我和玉樱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当我终于抓到了她的手,将她拉转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玉棠的脸。 我久久沉迷在这忽远忽近的海浪声中,试图寻找出什么规律来。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玉樱的低泣声,嘤嘤的抽泣,夹杂在海浪声的间隙里,以至于我花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才确定这不是我的幻听,玉樱的的确确在因为某种原因而在这海边的深夜里哭泣着。我试图拉开睡袋的拉链,却怎么也打不开,想开口说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我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被束缚在茧中的蚕。我听见玉樱在窸窸窣窣地拉开睡袋的拉链,继而是帐篷的拉链被拉开的声响,这期间玉樱停止了哭泣,所以拉开拉链的声音在这黑夜中显得十分的刺耳,像是谁在用刀片刮骨头。我突然意识到我即将失去玉樱,在睡袋里焦急万分地拳打脚踢起来,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在拉链处撕开了一个豁口,踉踉跄跄地冲了出去,看到远处的玉樱已经被汹涌的夜潮淹没了半个身子,可她却依然艰难地往前迈进着,似乎在海平面消失的远方,有着什么东西在强烈地吸引着她,像强烈吸引着铁片的磁场一样的东西。 我把书遮在脸上,双手抱着后脑勺,慢慢舒展开身体,躺在了草地上。后脖颈处有细微的刺痛感,却在可忍受的限度内,鼻腔里满是不知名野花的芬芳,即使隔着一本厚厚的《百年孤独》,我还是可以感受得到照在我脸上的阳光的热度。耳边是草间热风的呢喃,以及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歇斯底里的蝉声。我居然渐渐地睡了过去,一个月以来,最为安稳地睡了过去。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